【散文】愚府

【散文】愚府

第一屆數感盃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
高中組散文類
第3名《愚府》黃詠筑/嘉義高工綜高科

 



愚府

章之一
  曲圓走在冪邏江旁,他沮喪的垂著頭,因為正拿九十分數學考卷要回家。

  曲圓的父母總是要求他拿到一百二十分,以往都有達到他們的要求—— 靠著加分題,不過這次沒有加分題的情況下還因為把「6」寫成0被扣一分,在沒有任何樣本的情況下想預測他們的行為方程是不可能,曲圓嘆了第二十四口氣,畢竟正在苦情牌和機會牌之間作抉擇。

  沿著岸邊走只要上十分鍾就能到家了,由於他來回的折返,導致在十分鐘內的位移卻不到總位移的一半,而路徑長早就遠超出總路徑長。

  走累了,曲圓就這樣佇在岸邊,望著江面自己的倒影,一點也沒注意到他與地面的投影長越來越長。

  「平行還是垂直?」平穩而毫無起伏的聲音在他腦中現。

  「嗯?」曲圓心中充滿黑人問號,他知道好奇會殺死一隻貓,但不是貓,也不是黑人。

  「平行還是垂直?」這聲音有點不耐煩了 ,因為次語調明顯比方才低,速度也快了1.5 倍。

  曲圓持續感到困惑,環視四周沒半個影子。

  悚了,聲音的主人是誰?

  「平行還是垂直!」顯然地,這個聲音已經失去耐心。

  曲圓喃自語:「平行 曲圓喃自語:「平行 ... ?垂直 ... ...?哪裡跟哪裡平行或垂直 ... ?天空地面?還是我跟江面?」
  「是你跟江面!」有人回答曲圓。
  「嗯...是我跟江面...我跟江面?」
  猛然一抬頭,一股引力將他拉向江面。
  在貼近之時,曲圓只看見他自己。

章之二

  「噗...!救我...救命...咕...咦?」

  原以為會有水灌進肺部,卻發現在他的頭部周圍被一個大泡泡圍起來,這個泡泡半徑約
20 公分,依照這個大小,由球體體積公式:4/3*20^3*π 泡泡體積約為 33500 立方公分,成人的一次平均呼吸量約為體重的 1/10 ,曲圓體重 50 公斤,呼吸一次就吸進 500ml 空氣,其中氧氣佔約 20% ,呼出來的氣體中約有 16% 是氧氣、 4% 是二氧化碳,也就是說他再呼吸約 268 次這個泡泡的氧氣就會消耗殆盡,曲圓的呼吸頻率約 6 秒/次,也就是 1608秒,約 27 分鐘。

  知道自己剩27 分鐘能活,曲圓也不驚慌,他確信如果現在在家裡的話,他一定撐不過一分鐘。

  撐不過一分鐘就會被問成績。

  然後...就不知道能不能有然後了。

  嘆了第二十五口氣,曲圓看看四周,他在一個簡樸的...大廳?

  更正確的說,他漂浮在一個正六面體內部。

  沒有富麗堂皇的裝飾,沒有美侖美奐設計。

  能描述的只有一個:這裡充滿數學。

  曲圓位於這個正六面體的對角線交點,在他前方的兩扇門的長寬非常和諧,雖然不能確定,但曲圓有 87% 確定那是黃金比例: 1 :(1+√5)/2 。

  在他腳底下,彷彿重現畢達哥拉斯的視野:一個正三角形三邊分別連著正方形,以三邊長度差距判斷,邊長比是 3 : 4 : 5 。
  天花板開了許多天窗,圓形的窗戶讓光線傾瀉。
  左右兩旁由兩塊大白板組成,板上書寫各式各樣的數學定理,從尤拉公式到算幾不等式,從內冪外冪到三角函數,能想得到的都能找到。

  對數學情有獨鍾的曲圓看得入迷,以至於沒看見在大廳的尾端坐著一個人。

  「你也是來嘲笑我的嗎?」一道滄桑的聲音幽幽傳來。

  曲圓一愣,轉頭看向那人影,。「你是?」顫抖的語氣充滿警戒。

  只見那人影緩緩站起,身穿簡單的白短T 和牛仔褲,頂著亂髮,比曲圓還高一個頭。
  先不說他到底是怎麼「站」在水底的,頭部沒有像曲圓一樣戴個泡泡,難道他可以在水裡呼吸?但外表與陸上人類並無二致,或是身體有其他不同的器官?

  此人莫約四十上下,明明該是壯年時期,臉上卻了無生氣,好像他父母失蹤、國毀家亡一樣。
  曲圓直直盯著那張面孔,似乎有在哪裡見過?
  那名男子也一樣看著他,表情充滿不解。
  看來對方也一樣想到同一方向。
  兩人大眼瞪小眼,一時半倘都沒說話。
  打破沉默的是曲圓:「那個...這裡是哪裡?」
  「這裡是愚府,你難道是從下面來的?」

  這裡是水底,難道不是從上面嗎?

  「嗯...應該是吧...?你怎麼會知道?」曲圓極度懷疑自己的方向感。

  「看你頭上那個就知道了。」輕笑了一下,讓這男子看起來年輕幾分。「從下面來的人光顧這裡還是頭一遭呢!」
  「這裡...沒什麼不好的。」曲圓抓了抓頭,露出笑容。
  「你喜歡就好。」那名男子向曲圓走來。
  以他們相距 20 公尺的距離,男子步伐約 1 公尺,這表示 20 秒後他要對曲圓做些什麼,而曲圓毫無防備。
  「你能給我說說這裡嗎?」趁他還沒走幾步,曲圓搶在行動前說話。
  那男子點點頭,提起一口氣,娓娓道來:

  「滄浪之水,于四則之下。
  而四則之間,啟規則兮。

  加之國於西,其民也樂,
  幼及其幼,老及其老,
  如三角之外心,眾等一視同仁。

  減之國於東,其民也悍,
  團結一致,秣馬厲兵,
  如三角之內心,聯結而守榮耀。

  乘之國於南,其民也富,
  千乘萬乘,太平治世,
  如三角之重心,和諧規律穩重。」

  接著緩一口氣,欲止又言:
  「除之國於北,其民也苦,
  生靈塗炭,顛沛流離,
  如三角之垂心,碰壁執法難行。

  集四則之原則,成此世之規則。」
  呼出一口氣,宣告故事的終結。

  「這下都知道了吧?這裡就是除國,沒有生氣沒有法律,人民只要有能力都移民了,因為『除』只會越來越少。

  此時曲圓發現他可以自由控制移動方向,一念之間他已經站在地上了。
  他十分不解:「加國的人順應自然,有多少加多少;減國的人民風剽悍,因為他們怕好人削弱國力;乘國的人很會賺錢,他們只要一點資本就能獲得翻倍利益;但...除國的人為什麼非得窮苦呢?」

  「除國的人原本是最富有的,在那個時期是最大國,當時的人民比四個國家加起來還多,但一代代過去,人民越『除』越少,人民少國力自然減弱、生產力降低,不知道還有多久,這個國家終究會滅亡的。」男子面帶哀傷,好像除國已經滅亡了一樣。

  曲圓思緒一閃:「那你呢?你在除國,也沒有移民?」

  「我是這愚府的主人,我們家世世代代為除國盡忠,出賢臣、輔國君,我們靠的就是這個房間。」他苦笑一下,「不過我對這個並不在行,之前的除國雖弱猶可自保,我當家之後,除國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滅亡。」

  如果除國滅亡了,會怎樣?

章之三

  「那除國的國君呢?不能勸勸他嗎?」曲圓絞盡腦汁想提出一些辦法。
  「國君身旁只有小人,他們滴水不漏圍住國君,不讓他與外界接觸。」男子攤手,想必已經嘗試過這個選項了。
  若把他們比喻成一個個圓,國君在內且小人在外,時而內離時而內切,小人與其他大臣保持外離,如果要讓外界與國君有所接觸...

  「只要讓三個圓交於一點,就有機會接觸國君......」曲圓面露喜色,「跟國君接觸到之後,就有機會穿過小人的圓。」

  「那接觸到之後,又能怎樣?這個國家有很多制度都已經荒廢掉,找來國君有什麼用?」
  男子搖搖手,不覺得這提議有什麼好。
  「國君本要是最大的圓,能容下整個國家的圓,是因為小人的圓將他限制住,走出藩籬,透過賢臣的幫助,他一定又能成為最大的圓。」
  「賢臣的幫助?你該不會是要我來做吧?」男子瞪大雙眼,不可置信地看著曲圓。
  「不是你還能是誰?」沒好氣回了一聲,「你不是世代出賢臣嗎?」
  「我......沒辦法的。」神情之落寞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曲圓欺負他。
  「你可以的,這裡不是叫愚府嗎?」眼睛一亮,曲圓突然領悟到了,「原本應該不叫愚府,而是『餘』府,在除國當然要有餘府,只要被除數不能使除數除盡,就一定會有餘,餘一定伴隨其左右,所以你們才被命為『餘』府的吧!」

  他繼續說:「正因為你是餘,即使商數沒了,還是能留下。」無視男子的呆滯,曲圓認真無比地看著他,「對這個國家而言,人民數代表被除數,國君權力代表除數,商數就是人民的權利。國君的權力越大,相對的人民的權力就越小,若是兩邊不平衡,餘數就要介入讓兩邊平衡。」

  男子一下就反應過來:「那只要相對讓人民的權力變大,而固定國君的,人民數就會增加?」

  曲圓慢條斯理地點點頭:「只要這個國家其他重大問題得以解決,我想是會的。」
  看著他一下喃喃自語一下喜形於色,一定是想到什麼方法救除國了。
  「謝謝你!我不知道怎麼回報你可好?」男子衝過來感激得握著曲圓的手。
  「我只要......」回到我原本世界就好。
  曲圓本是想這麼說的,但眼前的一切剎那間靜止。
  之後像倒帶一般,回到他跌進冪邏江那瞬間。

章之四

  「好玩嗎?」
  聲音響起的瞬間,曲圓睜開雙眼。
  這次他在一個......什麼都沒有的空間,這裡甚至沒有光影的變化,分不清楚方向。
  在他面前出現一團雲霧,凝結成人形:「真是謝謝你對愚府主人的開導。」

  曲圓認出這是當時問他「平行還是垂直」的聲音,而且他還沒回答就被強迫中獎。「你是誰?你有什麼目的?」

  「我是誰不重要,但你知道如果除國滅了會怎樣嗎?」
  「那個世界就會跟除國一起陪葬吧,畢竟四個國家的組成就是那個世界的規則。」曲圓心中一把火:「你不覺得你應該說明一下你是誰嗎?」

  自動忽略曲圓的問句,「那你想看看除國的結果嗎?」

  曲圓想了想:「不用了,我也不知道我這麼說對除國是不是好事,就像薛丁格的貓,只要我不打開箱子,貓就有50%的機率會死而另外50%會存活。同理,只要我不去看,除國......」一愣,看著眼前的人形煙霧,接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:「我想我就算不看也知道結果了。」

  「真聰明,為了感謝你,我就幫你開點外掛吧!」

  一彈指,曲圓回到原本的世界。

尾聲

  「曲圓!還站著幹嘛?」
  怒氣沖沖的語調把曲圓嚇得正著:「啊?老師?」
  「考試了!趕快坐好!」
  這才發現他正站在教室門口,「是...是!」連滾帶爬地回到座位上。
  曲圓看著考卷,只希望方才那位不要開錯外掛。

近期活動

  • 敬請期待

近期課程

  • 敬請期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