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】幸福的函數

【散文】幸福的函數

第一屆數感盃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
高中組散文類
第1名《幸福的函數》劉芳妤/新竹女中

 



幸福的函數

坐在酒紅絲絨沙發上,我在等待主持人結束開場白之後的訪談,此時此刻我彷彿可以感覺到鎂光燈灑在我肩上微微的重量,沉甸卻溫暖。「這次的專輯十分暢銷,已經打破排行榜的記錄了呢!不過粉絲們好奇的是,為什麼取名為幸福的函數呢?」

  就算排練多遍寫好的說詞,可是我還是遺忘了所有場面話,在主持人打上問號的那刻起,青澀卻真實的記憶自腦海濕淋淋的浮出,閃著淚光卻無比鮮明--決定忽略經紀人頻頻暗示的手,我開口:

  「各位,我今天想說一個追尋的故事。」

  推開鏽蝕的藍漆蓋子,結著蜘蛛網的輔導室信箱實在不能取信於我--不知道自己的吶喊是否會被取出,又或是它會像那些塵埃一樣永遠沉睡在黑暗的深淵底部?最後一次捏緊我的信,那些字句倒流在腦海中:「老師,我是✽年✽班✽號,我覺得我的世界一片混亂。你知道函數嗎?我好像只是個受人擺布的應變數呢。我的父親就是我生命的自變數,無論他怎麼要求我都只能服從。數學老師說函數,就是數與數之間的對應關係,那對應關係應該要平等吧?可是為什麼是他設計所有的方程式,而我只能默默把答案算出?為什麼他可以是函數關係裡的X我只能是Y,他可以多對一,他可以有那麼多理由而我只能有一聲『好』?老師,可以告訴我要怎麼辦嗎?」

  過了好多天,音訊全無。我的生活也還是一如往常的枯燥,去學校把自己鎖在課本的方格裡,回家後為了彈琴、唱歌、做音樂,趁家人都睡了自己爬起來把午夜唱成黎明,或把呼嘯而過的車聲和指針的滴滴答答譜成旋律。然後,父親發現了深夜裡不明的燈光,於是第n次戰爭再度爆發:「唱唱歌是可以賺錢啊?那麼會彈鋼琴怎麼不多花點時間念書?」「你不懂音樂對我多重要!」「呵我不需要懂,因為我知道什麼對你最好!現在馬上去睡覺,不然我就把琴送人!」

  沉悶的夜晚過去,隔天一封素白著臉的信出現在我桌上。滿心期待地拆開,我以為曙光將迸發,有人會伸手把我從地獄救出。是的,那人伸出了繩索,但卻懸在一個看的到卻搆不著的高度:「你好,我是輔導室的老師,我看完妳的信了。我想你也是喜歡數學的人吧?既然你用數學問了我問題,那我也禮尚往來,用數學回答你吧!因函數產生的困擾,就該從函數找回答案,但我希望你先自己找找看,提示:和首項係數有關,可以先從二次函數開始,比較容易。」

  「哼,只是考試要考的東西怎麼可能給我什麼答案?」雖然喜歡數學,可是我也明白,人的世界終究不若數字般單純,簡短的公式宛若一葉扁舟,我不相信它能憑己之力渡過波濤洶湧。

  那段時間,我拒讀函數。由於第一次學習時自變數和應變數的形象已經套牢,那些設定好的係數就像父親的命令,彷彿都密謀好不給我商量的空間,唯一可以生存下去的路就是乖乖照著題目開的條件羅列算式。可是,久經壓抑的我竟幼稚的和沒有生命的數學題鬥上了。或許,這只是青春中一段激昂的叛逆變奏;又或者,是裝得太滿的鼓脹氣囊頑強地不肯卑微的釋出過多的能量?找不到答案,我只能爬上音韻的雄偉山峰上,躺入它慷慨的懷抱:只有琴鍵的黑白才能分辨是非,公允的替我療傷;只有歌詞的溫柔才能擁抱脆弱如幼獸的我,在如此敏感的時刻我仰賴它交織成的溫暖;也只有在五線譜竄上竄下的小豆芽們才能明白,每個升降起伏都顫慄著我的絕望。

    然後,第二封信翩然而至。「我猜你應該還沒仔細想過之中的關聯性吧?抱歉上次沒說清楚,其實就二次函數而言,只要首項係數為正,曲線必上凹,不論頂點再多小的負數,總有一天它的圖形會衝破零的界線,往正的象限上升的;反之首項係數若為負,最後一定會掉到負的象限去的。這件事在一次,三次函數等等都通,不論中間多少曲折,正數的趨勢都是往上的。你說不能控制和父親之間的對應關係,但你可以修改自己心裡的函數係數,就把它改成上揚的笑容吧!我相信首項係數為正,就是通往幸福的函數,就算他們的起點低於旁人,那也是為了成就更高的目標啊!無論這個首項係數代表什麼,是夢想,是希望或是幸福,我都祝福你,慢慢的,牢牢地往上爬吧!」

  所以,在不顧父親狂怒的咆哮,母親哀戚的淚水,我報考了藝校的音樂科,無數次因和琴鍵過度親吻而僵硬的肩頸,無數個因超時奴役聲帶而瘖啞的沉默日夜,無數回剪輯音源銜接音軌到早晨……如今,我成為音樂忠實的僕人,以琴鍵為梯,以旋律為繩,攀上我所渴求的天堂,「所以我才有機會出自己的專輯,和大家分享;我很榮幸站在這裡,我找到幸福的函數式了……」

    一切都只有自己懂得,掌聲響起,在閃耀下的永遠是黑暗,卻也只有陰影才能使光芒清晰,過去的傷痕不再猙獰,此時此刻它竟如勳章般耀眼……

  最後一封信,躺在公寓雅致整潔的信箱。「我看到你的節目了,我覺得你找到你的解答了,今後也請繼續加油吧!」不,人生沒有絕對的解答,其實幸福的函數每天都在變換它的係數或次數,今天的正解未必吻合明天的缺口,可是不停的運算,不停的追尋不就是它真正的狀態嗎?無論它如何改變,我自保持首項係數恆正,不就是幸福的進行式嗎?恍惚間,我聽見我自己唱著:「即使始於微小,總能終於強大……」

近期活動

  • 敬請期待

近期課程

  • 敬請期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