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】模糊地帶

【散文】模糊地帶

第一屆數感盃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
國中組散文類
佳作《模糊地帶》許舒涵/台中市立黎明國中

 



模糊地帶

  就讓已經歷經多次翻動而充滿皺褶的樂譜散落在梳妝台上,反正早已倒背如流,多看一眼也是無濟於事。

  「下一位,準備上場了!」休息室外主持人語調激昂地講解著貝多芬d小調第17號鋼琴奏鳴曲由來,我應了聲,走到簾幕後。

  「會緊張嗎?」工作人員瞧了我一眼,推了推她臉上現正流行的圓框大眼鏡。

  「還好。」我小聲地說。實際上,我在觀察著簾幕的波形。

  「不覺得簾幕的造型很美嗎?」

  「簾幕?」

  「是啊!一波一波的,彷彿和鋼琴的音頻一樣有著固定的頻率,就像琴聲般。」

  中央C是261.6赫茲,高音C則是523.3赫茲,兩者差了兩倍,而音階皆由此分類。

  「咦?這跟我小時候學的等比數列好像!」

  我抿嘴一笑,走到了聚光燈下。儘管並非初次站到舞台中央,那聚光燈的亮度仍然刺得我睜不開眼。

  「明明說過很多遍,不要把燈光調得這麼亮。」我嘓嘓噥噥地嘀咕著。彎下腰,身體頓時呈現了完美的90度,台下掌聲一片響起。我腳步緩慢地移到鋼琴前,雙手擱在腿上,始終沒動作,眼睛卻直盯著黑白分明的琴鍵。

  從1個C鍵到另1個C鍵總共有13個鍵,這十三個鍵又分為8個白鍵5個黑鍵,而這五個黑鍵又可以分為兩組,一組有2個黑鍵,另一組則有3個,

  這幾個數字排出來,呈了(1,1,2,3,5,8,13),正是一種特別的數列。

  1+1=2,1+2=3,2+3=5,3+5=8,5+8=13

  台下一片嗡嗡聲,有些人已經開始不耐煩了,沒辦法,這是我每次開始彈奏前的一個壞習慣,就是盯著鍵盤看,總覺得,這樣彷彿就可以多認識鋼琴本身。我把雙手擺上琴鍵,彈下那第一顆莊重的音符。

  在逐漸流洩出的十六分音符中,琴聲流露出疑慮,霎時間,我眉頭緊蹙了一下。這個音調,不大對勁啊,我明明要求音準要調442mHz,但這音聽起來卻像是440mHz。罷了,反正按照大自然的規則來看,鋼琴的音,是永遠調不準的。

  設中央C的頻率為X,則高音C的頻率為2X,高音G為3X,便可推算出中央G為3/2X。(X變2X為高八度,X變3/2X為高完全五度 )

  以此類推,中央D為9/8X,中央A為27/16X,中央E為81/16X,中央B為243/32X,中央升F為729/64X......如此循環到了高音C則為531441/262144X,但這數字卻不等於2X。

  也罷,人生,本來就沒有什麼東西是能像鍵盤一樣黑白分明的。

  雙手依舊在鍵盤上奔馳著,在一聯串八度音的跌宕起伏下,曲子來到了最高潮。這首曲子彷彿山勢逶迤般,時而上揚,時而落下,帶我閱歷了人生百態,並把最好的剎那留在璀璨的尾音。

  「你剛剛,彈錯了對吧?」工作人員倚著牆,語帶嘲弄。

  「不,這就是大自然。」我瞥了一眼,淡淡地說。

  沒有分對錯,單純的只是一件朦朧不清的事發生了,在那黑與白的灰色地帶。

近期活動

  • 敬請期待

近期課程

  • 敬請期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