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】遞迴的起點

【散文】遞迴的起點

第一屆數感盃青少年數學寫作競賽
高中組散文類
佳作《遞迴的起點》陳孟葳/國立科學工業園區實驗高級中學

 



遞迴的起點

  直視著城市透出的陰冷色調,我漫步。
  有時會如此,在連續五天的壓迫後,奮力掙脫牢籠,暫別課桌椅、教室、學校,離開檯燈、房間、家,走出那個很大,卻也小的書中世界。
  與其在文字間漫無目的的漂流,我寧願成為街道中悠游自在的旅人。城市的街道或許少了親切的問候,多了些倉促,卻能讓每個人輕而易舉地融入其中,隱藏自己,放肆地將寶貴的時間虛擲在一步沒有目地旅程中。
  既然沒有目的地,這麼多路口,又該如何決定方向?當我厭倦了二選一猶豫時,我將選擇權交給上天,交給喧囂裡同樣不起眼的一分子:路邊的小花。
  左邊、右邊、左邊、右邊......
  我默數著,看花瓣在手中點點落下,在地上交疊著,好像構成一幅抽象的預言,最後 一片落下,左邊,一切塵埃落定。
  接下來的路口, 我一次又一次的將一切交給未知,我前進著,心中卻仍是迷惘。突然間,我發現自己連續五次向右轉。
  難道上天就是要我右轉嗎?若向左向右皆是一樣的機率,那這樣可是只有三十二分之一的可能性。
  那如果,花瓣占卜本身就不是隨機的呢?
  我又折下一朵小花, 放慢動作,感受著摘下的花瓣,在指尖輕顫著。這一片是「左邊」,那麼下一片就會是「右邊」。我凝視著納下一片花瓣,還被包覆在花萼中的它和其他沒有什麼不同,但所代表的意義卻已被決定。
  我突然為它感到悲哀,這一點嬌嫩在凋零前所擁有的名字,卻是前一片花瓣來決定。
  一片一片的輪迴著,它們沒有選擇的餘地,就像遞迴數列中的每個數,任由前一項來定義自己的價值,那麼最終的結果,也不是無跡可尋。
  一步步的回溯,第一片花瓣的名字是「左邊」,它是開始,是一切的根源,而它所代表的方向呢?是由我決定。
  但起始值並不代表一切阿!就算每朵花都長的十分類似,還是會有不同之處吧?
  腦中靈光一閃,除了起始值,還有項數會影響最後的結果!我連忙蹲下,開始數著路邊相同的小花,赫然發現,花瓣數竟都相同,都是偶數!
  原來,自以為將一切選擇權託付給花兒,但鑰匙卻仍在自己手上。
  看似身不由己的不斷向前,只要持續走在這條路上,驀然回首,還是可以看到邁出第一步的自己。
  繞著繞著,我又回到了家門口,望向道路的兩端,城市還是一樣沒有自己的情緒,但我卻不再沉入其中。
  因為我知道,縱使路途都被畫定,我們仍可以選擇從哪裡開始。

近期活動

  • 敬請期待

近期課程

  • 敬請期待